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上机数控存亡靠光伏 五年转型未果却上会成功

2018-9-20 11:48:58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

【字体: 】【调色板: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none

9月4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138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称,国金证券(6.920, -0.03, -0.43%)保荐的无锡上机数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机数控”)IPO审核通过。

公司本次预计发行3150万股,约募集9.0256亿元,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精密数控机床生产线扩建项目、智能化系统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资料显示,上机数控是一家专业从事精密机床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产品主要应用于光伏及蓝宝石等行业。

2012年,上机数控曾冲刺深交所创业板被证监会否决,6年之后,上机数控再次闯IPO。

京达君通过深入研究其招股说明书发现,上机数控存在营业收入严重依赖光伏产品、现金流恶化应收激增等问题、并且,该公司上会前蹊跷的股权转让,饱受市场人士质疑。

1.

被否过会皆因光伏

五年转型未获成功

京达君经过查阅当时资料,早在2012年,上机数控就曾上市。

上机数控当时作为光伏硅材料磨削设备生产企业,主要产品是各种精密数控机床。

2012年4月10日,其IPO申请被证监会否决。

证监会认为,2011年以来欧债危机对光伏产业造成冲击,盈利下降的预测导致很多要上市的公司发行不出去。

上机数控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主打产品毛利率下跌的风险和库存压力。

因为当时光伏行业目前正处于低谷,已经上市的一些公司都发生亏损。

五年之后的2017年,公司再度提出上会申请,拟在主板上市。

这一次,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3亿元、2.98亿元和6.33亿元,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993万元、5105万元、18700万元。

上机数控主要产品为三大类,分别为光伏专用设备、蓝宝石专用设备和通用磨床设备。

上机数控于2015年发力蓝宝石专用设备的销售,占当年度产品销售的55%,将光伏专用设备的的比例压缩至17%。

但好景不长,2016年,光伏专用设备销售再次巨幅上升,占到当年营收的82%。

而蓝宝石专用设备与通用磨床设备的销售收入都下滑明显,唯有光伏专用设备的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2,251.75万元上涨到2016年的23,871.47万元,一举成为公司业绩增长最主要的动力。

实际上看,公司光伏专用加工设备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7.21%、82.26%以及93.88%。

也就是说,截止2017年,光伏专用设备收入占比已上升至94%。

五年过去,上机数控并没有摆脱对光伏产品的依赖,反而占比更高。所幸的是,这一次过会了。

对于光伏设备的占比不降反增,公司披露称,“近年来,在得益于国家不断出台产业支持政策的引导下,光伏行业的市场格局由严重依赖出口转变为内销和外销双向驱动的产业结构,产业整体健康度得到了较大改善”。

2.

应收激增现金恶化

业绩成色含金量不足

招股书披露,上机数控2017年不仅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2.77%、净利润同比增长270.10%,且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也同期出现暴增。

与2016年债权只有5591.47万元相比,2017年的两项应收款项合计金额高达30887.59万元,同比增长了452.41%。

应收款项的增长率远远高于营业收入增长率的数据表现,让人怀疑该公司为了达到上市目的,有刻意通过放宽商业信用政策来刺激收入增长的嫌疑。

与此同时,公司现金流情况也不容乐观。

2015年—2017年,上机数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仅为696.84万元、755.08万元和9683.13万元,远低于同期净利润数据,而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处于上升趋势。

报告期内,上机数控的资产负债率从36.89%,上升到最新一个报告期的44.91%。

靠着放宽信用带来的业绩增长,实际给未来平添了许多隐忧。

3.

股权蹊跷转让 

五年持股原始价转给实控关联人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5年3月至2016年2月期间,三位上机数控的股东分别将其所持股份全部以早期入股价格“原价”转让给了上机数控的实际控制人杨建良的儿子杨昊。

这三位股东分别为无锡同创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自然人张瑞庆。

退出股份合计890.81万股,而受让人杨昊持股数量也一跃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占公司总股本的9.427%。

据招股书披露,三位投资人原价转让股份的原因都是由于“认为发行人发行上市的预期不够明确,考虑到资金使用安排,决定转让所持股份”。

考虑到三位投资者都是持股5年左右的时间,悉数原价转让股份,相当于倒贴(时间成本与资金成本),实在有悖常理。

因为从从上机数控财务数据上看,公司还是处于稳定发展阶段。

那么,如此慷慨向大股东利润方原价转让,所谓发行人上市预期不够明朗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

在上述股权转让之后,上机数控业绩就突然爆发。

如上文所述,上机数控在2016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7.71%,净利润更是同比增长了351.52%。

杨昊在受让以上股份后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又将手上绝大多数股权转让了出去,并获得了不错的溢价收益。

招股书披露,2016年12月21日至23日,杨昊与巨元投资、赵永明、徐公明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将其持有公司的120 万股、400万股、232万股以7.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巨元投资、赵永明、徐公明,共获得转让资金5,640万元,扣除当时的全部收购款项后,杨昊已经实现获利468万元。

同时,其手上还留有138.81万股,位列上市前十大股东第四位,而这138万股相当于零成本(负成本)。

每一家新股IPO,对应的都是若干原始股东大赚特赚,而上机数控在上市前夕,异常珍贵的原始股股份却转来转去,其中蹊跷和利益纠葛,也只能当事人自明了。

然而暗箱操作的利益共同体一旦被打破,往往会给上市公司带来巨大麻烦,这在A股中不乏其例。所以此事件,仍值得投资者谨慎对待。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打印页面】【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