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货币供应量M1、M2增速不断下行 降准降息预期再起

2018-11-16 11:54:2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字体: 】【调色板: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none

央行今年四次降准后,10月的金融数据仍然处于低位。特别是,自2016年以来,货币供应量M1、M2增速不断下行。10月M2增速继续为史上新低、M1增速为史上次低,暗示了企业对未来投资风险偏好明显降低。

  在此情况下,市场对于未来货币政策走向争议多了起来。除讨论降准的空间有多大外,也开始争议未来金融市场降息的可能性。市场倾向于认为,10月信贷增长疲软,表明需要更多扶持性政策,将资金导向实体经济。

  今年以来,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出口增速由于“抢出口”效应依然强劲,10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呈现回升的态势,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较为疲弱。而10月先行性指标制造业PMI回落至50.2%,逼近荣枯线。

  10月末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也称,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11月15日,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表示,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剧,政府会出台更多的货币和信贷宽松措施。预计央行在四季度再次降准50个基点以上、并在2019年多次降准,引导市场利率和银行平均贷款利率下行。

  但这是一把双刃剑,货币市场降息,在当前美元处于加息周期的情况下,将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

  从货币政策而言,“通过降准释放流动性,实体融资环境有所改善。该做的已经做到了,问题是,宽松的流动性需要通过金融工具导入到实体经济。” 交通银行(5.8700.020.34%)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说。

  货币增速低位运行

  2018年10月,狭义货币(M1)余额54.01万亿元,同比增长2.7%,增速为该数据发布以来次低,仅高于2014年1月M1增速(1.20%)。广义货币(M2)余额179.56万亿元,同比增长8%,同为历史新低(2018年6月M2增速同为8%)。

  M1等数据增速下行较快,引起了市场的关注。M1主要为企业活期存款,该数据增速过低,可能意味着企业现金流压力紧绷。

  连平认为,货币供应量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M1增速处于历史低位。M1增速过低,可能存在市场运行的矫枉过正。此前2015年、2016年M1很高,一度超过20%,但彼时经济也存在下行压力。2016年以来,随着金融政策转向去杠杆、强监管,M1持续大幅度回落,意味着市场自我运行矫枉过正。

  “M1是企业活期存款,增速过低意味着企业风险偏好比较低,流动性比较低。”连平说。

  货币供应量中,10月M2增速小幅回落至8%。与之相比,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速6.7%,10月居民CPI同比上涨2.5%,M2增速与以往数据、实体经济需求相比,增速偏低。

  连平认为,企业信贷增速较为明显低于市场预期,10月新增贷款环比9月“腰斩”的说法意义不大,因为10月有季节性因素。未来流动性宽松、利率水平下降、信贷增速提高,M1可能出现拐点,但拐点的档口还没有到。

  从货币的需求端看,10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288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716亿元。主要是银行表外的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大幅下行,企业债券和股票融资也同比减少。

  虽然10月的投资数据略有好转、出口增速也在高位,但结合消费下行、社融断崖式下降等情况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不容忽视,市场上也出现了降准甚至降息的呼声。

  争议降准与降息

  “从现在开始,到明年,我们将见到久违的降息。”中信证券(17.690,0.291.67%)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从债务周期看,高债务需要高盈利和低利率化解,如果盈利处于下行周期,那么只能降低名义利率。

  明明认为,以国内经济为主的货币政策中,包括利率、准备金率以及货币条件在内的政策调整会随机而动,未来货币政策将呈现“降准+降息”组合,其中降准是长期趋势,MLF为辅助、逆回购次之;若银行风险偏好继续下行、信用扩张受阻,流动性供给的效果仍然很弱,则需动用价格工具,预计2019年存在1-2次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空间。

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当前存款准备金仍处于高位,降准置换MLF的功效高于单纯通过MLF投放货币。目前,企业融资利率仍然不低,明年经济下行压力存在,预期2018年内降准,2019年降准、降息并存。央行可能通过调整7天回购利率等,指引货币市场利率下行,MLF、SLF等利率也会下调。

  不过,连平认为,存贷款基准利率不会调降。美元短期内很难出现走弱的情况。在汇率方面,人民币受到美元走强影响,汇率近期波动也比较大。基准利率调低,会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

  在货币市场方面,央行的政策目标一直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让短期利率水平在相对偏低的情况下波动是当前政策的主要方向。央行不会贸然采取措施压低短期市场利率,而是让货币市场低位波动。因为货币市场利率下行,也会带来贬值压力。

  因此,连平认为,在央行四次降准后,流动性已经较为充裕,银行负债已经改善,利率水平下行。继续多次、大幅度降准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定向偏松、小幅度下调的可能性。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打印页面】【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